创世互联

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:研究发现大约有14%的人脸上螨虫可以看到

我们的脸上生活着蠕形螨虫不是个秘密。

好像我们每个人的脸上都生活着蠕形螨虫。不过,它们除了没什么害处以外,这些不请自来的“客人们”还有可能揭示我们的进化历史。

其实,这早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。我们肯定都知道,有各种各样的活物生活在我们的脸上。

虽然我们肉眼看不到,但它们就平静地在脸上生活着。它们就是长着八只脚的微型螨虫,模样看起来更像蜘蛛。几乎每个人都得接受它们在自己身上生活,这些微型小家伙们一辈子也哪儿也不去,就生活在脸上:在脸上吃、在脸上繁衍,最终在脸上结束一生。

先别着急打算忙着买更超强的洗脸液,你恐怕得先知道,这些个以脸为家的小家伙们估计不会给你惹什么麻烦,它们甚至可能一丁点儿害处都没有。

而且,就因为它们太普通平常了,它们或许还能帮助我们揭示我们从未发现过的人类进化历史。

一般说来,你的脸上生活着两种螨虫:毛囊脂螨虫和皮脂蠕形螨虫。

这就是毛囊脂螨虫的头和脚。

算起来,它们也都属于节肢动物,就像各种各样的昆虫和螃蟹一般。不过,这些生活在脸上的小东西的近亲,应该是蜘蛛和虱子。

这类蠕形螨虫在头部附近长着八条短粗腿,它们的模样就像是个蠕虫。在显微镜下,它们在脸部分泌的油中游弋,游不远、也游不快。

这两类小家伙在脸上也都有各自的“地盘”。毛囊脂螨虫生活在毛孔和毛囊中;而皮脂螨虫更“低调”,它们喜欢生活在脸上油渍渍的皮脂腺里。

和人身体的其它部位相比,脸上的毛孔和皮脂腺更多,这可能也是为什么这些小东西喜欢“移民到”脸上来。

当然,有些螨虫另辟蹊径,它们选择到生殖器部位和胸部生活。

有痤疮的地方就有大量螨虫,但这还不能说明它们就是罪魁祸首。

说起来,科学家们在一个半世纪前,就发现了人脸上生活着这些小活物。毛囊脂螨虫在1842年就被发现。当时,法国的科学家们从人的耳屎里观察到了它们。

到了2014年,科学家们发现蠕形螨虫无处不在。

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的狄尔姆斯(Megan Thoemmes)和同事们研究发现,大约有14%的人的脸上的螨虫可以看得到。他们同时在测试的每一张脸上都发现了螨虫的DNA。

他们得出的结论说,我们都在脸上养着这群小家伙,而且它们的数量还不会少。狄尔姆斯说:“要清楚说明有多少还有些难,但最低也得有几百个。”

她说:“往多了说,这些螨虫能到好几千。”

有些螨虫可能是人们和宠物狗亲热后,从狗那儿移居过来的。

举个例子,差不多每个人的每根眼睫毛附近,就生活着两只螨虫。

每张脸所承载的螨虫数量也因人而异,所以在你脸上生活的小虫子们,或许比你邻居脸上的多,也可能少。而且,在你这侧脸上生活的螨虫,可能那一侧的多些。

但是,到现在,我们也不清楚它们为啥要“移民到”我们脸上来。头一个问题就是,它们在脸上吃啥?

狄尔姆斯说:“有些人认为,它们吃皮肤滋生出来的细菌;还有人说,它们以死皮细胞为食。”

她说:“还有人认为,它们最馋皮脂腺分泌的油脂。”

目前,这个研究小组正在研究螨虫的内脏,希望能最终能找到这些天天在我们脸上生活的小家伙们的“食谱”。

另外,我们也不知道它们怎么繁衍。

狄尔姆斯说:“好像它们从不为了交配而自相残杀。看上去,它们好像都是在夜里出来交欢,然后再回到毛孔内各自的家里。”

但我们知道它们的卵是怎么回事。

眼睫毛附近是毛囊脂螨虫最喜欢居住的地方。

狄尔姆斯说:“我们观测到了蠕形螨虫产卵的过程。”

她说:“雌性螨虫在生活的毛孔附近产卵,卵的个头都很大,相当于它们身体长度的三分之一。”

不过,这些在脸上生活的螨虫没肛门,但它们也需要拉屎。所以,在它们生命终结的那一刻,会“引爆”寄存在体内所有的排泄物。

它们一生都存着排泄物,一直到死。当它们离世后,它们的尸体、连同它们“爆炸”在你脸上的所有排泄物,都会自然风化降解。

所以说,你并不只是你,我们也并不只是我们自己。当我们走来走去、说来说去的时候,我们还随身带着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。

自 英伦网